猫耳网 2018-10-18 14:48:24 热度:

腾讯经历低谷,企鹅走出温室

 

 
经历资本与流量的镀金时代后,腾讯需要证明自己还有科技实力进入互联网下半场。

文/杜博奇

资本寒冬,互联网公司股价一落千丈,但只有腾讯股价的下跌,成为最受关注的新闻。

从年初475港元一路跌跌撞撞下挫到昨天的281港元。有人调侃道:“只看新闻还以为腾讯破产了。”

实际上,即使在市值蒸发万亿港元后,腾讯在体量上,依然是一个巨无霸公司;它依然掌控令人梦寐以求的超级流量,拥有千亿营收;它的市值和规模,依然是许多家企业难以企及的梦想。

投资者们纷纷拿走他们放置于香港上市的腾讯控股(00700)股票账户的筹码,直接原因是在2018年3月,多年来占据腾讯总营收近一半的游戏业务,因审批收紧,遭受重创。

投资者们做的是时间的生意,他们至少在现在,暂时看不清腾讯的未来。

图片来自于野火财经

过去的十年,是腾讯如日中天的十年,在这十年中,它究竟错过了什么?

答案或许蕴含在2010年春天马化腾、李彦宏和马云的那番对话中。

李彦宏认为:搜索引擎、电子邮件等技术,从诞生第一天起就是通过服务器端的云计算方式来完成。所以,“云计算这个东西,不客气一点讲它就是新瓶装旧酒,没有新东西。”

美国sun公司风风火火地搞网络计算机,最后一蹶不振被甲骨文吞并的前车之鉴,让马化腾意识到云计算的理念固然有很大的想象空间,未来有可能像水和电一样无处不在,“让各种企业管理系统都可以用云端处理”。不过,那是几百年乃至一千年后的事情了,“现在还是确实过早了”。

那天的峰会大约有几百号人,只有坐在台下的马云说:“我们公司对云计算充满信心”。

阿里巴巴拥有海量的消费数据和交易数据,通过云计算“把这些数据分享给制造业,让他们生产出更好的产品卖给消费者”。马云说,“这是客户需要,如果我们不做,将来会死掉。”

2010年暮春之初的深圳,万物萌发,这场“互联网顶级对话”,伏笔了BAT三家互联网公司今后的命运。

尤其是在多年以后的今天,当各路玩家涌入云计算领域,不断提高性能、调低定价,把云服务打造成如同水和电一般的基础设施的时候,这段对话成为一个宿命般的注解被不断重提。

腾讯还算科技公司吗?

2018年9月的最后一天,清晨6:40分,4万多名腾讯员工被总裁刘炽平的一封邮件唤醒。

一贯低调的马化腾不大愿意公开讲话,自从2006年刘炽平成为总裁以来,腾讯的员工早就习惯了他在前台发号施令。

腾讯上市以来的股价走势,图片来自于雪球

随着股价下跌,外界的批评如潮水般涌来:有人指责腾讯战略失误,在abc(Ai+Bigdate+Cloud,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三大领域缺乏突破;有人认为“腾讯正在丧失产品能力和创业精神,变成一家投资公司”;还有人不客气地指出“赛马机制让腾讯重复造轮子,公司内部数据难以打通,各自为战、效率低下”。这些声音并非空穴来风、无中生有,它们或多或少点出了腾讯身上的痛点,因此也就搞得公司内部人心惶惶,一些员工还跑到网上发牢骚。

管理层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早已退居二线的创始人张志东也跑出来安抚军心。他对那些过分关注股价的员工说:“如果你看好一个产业,可以投资和长期持有产业优秀公司的股票”。

自从2010年3q大战以来,腾讯还从没有这么狼狈过。可是升平日久,躺在功劳簿上贪图安逸的情绪潜滋暗长也是无法回避的事实。主导了拼多多投资的腾讯投资合伙人李朝晖就说,“Pony是一个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管理者”。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在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面前,腾讯内部的反思一直在进行,管理层寄希望发动一场组织变革重塑公司。

9月上旬,张志东到腾讯大学组织的内部交流会吹风:“鹅厂的组织变革滞后了,为社会创造的独特的优秀产品和连接创新还不够多。云时代和大数据时代在快速到来,社会和科技发展引发不少数字化社会的新问题,我们在这类问题上的创造力和推进力还没有展现出足够的厚度和力量。”

腾讯前CTO张志东,图片来自于腾讯学院

随后9月30日早上,刘炽平通过邮件中告诉全体员工:公司决定启动新一轮战略升级,“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围绕这个战略目标,还将对组织架构进行大调整。

这是自2012年以来,腾讯公司的又一次组织架构优化,这次调整最主要的变化有三个。

第一,强化2B业务的倾斜力度,向产业互联网转型。新设立的云和智慧零售事业群由汤道生领导,整合了云计算、新零售、LBS等技术方案,试图帮助2B端的企业客户数字化升级。

第二,探索“内容+社交”融合的可能性。原有的互动娱乐、移动互联网、网络媒体三大事业群重组为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其中涵盖QQ腾讯视频微视天天快报等新老业务,继续由任宇昕领导。

第三,成立技术委员会,牵头进行基础研发,首要任务是打造一个开源协同的技术中台。

图片来自于智东西

在马化腾看来,腾讯公司创立20周年之际的这次主动革新是迈向下一个20年的新起点。他给予高度评价:“作为一家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科技和文化公司,技术是腾讯公司最坚定的底层基础设施。”

今年4月,支持多人在线协作的腾讯文档上线,给了马化腾一个意外的惊喜,他还特地转发到朋友圈赞扬了汤道生领导的开发团队,而这原本是一个八年前就应该做出来的产品。

外界困惑的是,一个八年前就提出的需求,腾讯现在才搞出产品,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唯有产品代表公司说话。北京大学教授胡泳一针见血地指出:“腾讯很想转型,但是这两年它没有指点科技方向,也没有展开清晰布局。腾讯还没有证明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

为什么腾讯没有CTO?

2017年,马化腾在一篇给合作伙伴的公开信中,罕见地23次提到了“云”这个关键词。

马化腾认为: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而云计算则是打开产业互联网机会之门的“钥匙”。但是这机会并不一定属于腾讯。譬如ABC三大技术领域,百度在AI研究方面居于前列,阿里则在大数据和云计算领域占据领先优势,而腾讯更多是扮演后知后觉的“追赶者”。

张志东把问题的根源归结为两点:一是数据中台建设的缺课,二是团队组织建设的滞后。

二者互为因果,恶性循环。“在 ABC 时代,因为数据中台建设的缺课蛮多,除了在技术上会造成许多重复发明轮子的现象,在大数据的应用上带来很重的数据墙和组织墙的问题”。

比如,腾讯的AI研发团队分散在多个不同部门,在内部赛马机制鼓励下各自为战,组织墙导致数据难以打通,研发成果无法积淀下来,对AI + BigData上也无法形成创新合力。

实际上,腾讯并不缺少顶尖的技术人才,但是由于奉行kpi导向和赛马机制,导致技术研发出现了“许多重叠的浪费和数据不同的内耗”,数据中台建设这样的事情自然无从谈起。

王坚创办阿里云之前,阿里巴巴旗下各个平台的系统无法打通,数据高度重叠,就连各条业务线的一把手都搞不清楚自己的用户有多少。王坚带领几千名工程师,花了3年时间打造了数据中台,对淘宝、天猫、支付宝等各个bu的数据实现集团统一管理,也由此衍生出阿里云的商业化。

阿里从芬兰游戏公司supercell领悟了“大中台结构”的精髓,而腾讯则直接把它变成了游戏业务的现金奶牛。这笔高达86亿美金的并购如今成了腾讯投资部门津津乐道的成绩。

然而当什么都能大手一挥花钱买来的时候,还需要技术人员苦哈哈地写代码、搞研发吗?

2014年,在搭档熊明华辞任联席CTO一年后,张志东也卸下了CTO的担子,成为腾讯学院的培训讲师。

腾讯历史上,联合创始人张志东一直扮演着“技术主心骨”的角色,马化腾把他视作“首要依赖的一线技术专家”,他在20年前写下的代码,支撑了qq用户规模从百万级到数亿级的跨越,也为早期的腾讯获得海量用户规模成长为一代通讯巨头奠定了最深的技术底色。

腾讯如今的经营风格,外部开启卖卖卖模式,内部小团队多线作战,与投资银行成王败寇的项目制竞争何其相似?这样的体制和机制下,还有技术领袖的生存空间和用武之地吗?

张志东很早就萌生了退意,2012年正当腾讯从pc向移动端转型的关口,他就跟马化腾、刘炽平多次提及此事,获准用两年时间培养出更全面的技术领导人,接替他更好地带领公司走向未来。然而合适的人选一直没有出现,以至于张志东退休以后,腾讯不再设立CTO职位,虽然有首席探索官网大为、首席信息官许晨晔两员大将,但是腾讯一直没有核心的技术领袖。

伴随着CTO的退位,是投行派的上位。负责高盛TMT投资的刘炽平在2006年成为腾讯总裁以后,2008年组建了腾讯投资部,2011年挖了高盛纽约分公司总经理James Mitchell担任首席战略官,负责腾讯的战略、投资、并购和投资者关系,而这正是刘炽平在腾讯的第一份工作。

2014年,张志东退居二线,腾讯五名创业元老只剩马化腾,刘炽平也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二当家”,James Mitchell的地位水涨船高,与刘炽平并肩成为马化腾的左膀右臂。

这张图片中的人物站位体现了腾讯公司的权力序列

早期腾讯还能通过收购博大公司做大邮箱业务,顺带把张小龙这样的技术人才收入旗下。但是从2012年以后,腾讯挥舞着流量和资本两大神器跑马圈地的时候,就几乎不再进行类似Foxmail那样的全资并购了,从内涵式增长转变为外延式扩张,大约从这个时候开始,腾讯的气质由一家技术工程师风格的创业公司,演变为一家投资银行家主导的互联网巨头。

技术意味着未来,代表着对可能性的探索,也潜藏着各种看不见的风险,因此被那些短视的投资人所厌恶。相比可以量化回报的投资,技术并不直接创造收益。它还经常以机会的面貌隐藏着许多陷阱,在这条漆黑的赛道上没有路标,有得只是一具具尸体,稍有不慎你就可能从先驱变成先烈。而这,也恰恰是马化腾在2010年认为谈论云计算还为时尚早的底层逻辑。

对云计算的战略误判,让腾讯错失发展先机,造成了如今的被动局面。这件事发生在张志东担任腾讯CTO的任期之内,因此他主动把这个责任揽到了自己头上。

迅雷现任CTO陈磊曾于2010年加入腾讯,依托qq的技术框架和底层数据启动了腾讯云。

当时,陈磊设计了一套云业务路线图,以基础设施为切入口,做大规模去占领市场。这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与上司汤道生利润优先的kpi考核背道而驰。况且,阿里云已经砸了几十亿下去还没有什么水花,也让马化腾不大相信云计算的前景,所以陈磊的想法很难推行下去。

2014年冬天,陈磊离开腾讯入职迅雷以后,腾讯云在公司内部的优先级被进一步下调。

两年后,高速增长的阿里云迎来了商业化大爆发。2016财年营收突破30亿人民币,230万用户中付费用户突破50万,成为仅次于亚马逊AWS、微软Azure的全球第三大云服务商。

当别人的盈利已成为肉眼可见的现实时,腾讯才真正意识到云计算的价值,从视频、游戏产业切入,集中优势兵力争夺关键企业客户。短短一年时间就斩获10.3%的市场份额,成为阿里云之后的中国第二大云计算厂商。

图片来自于IDC中国

随后腾讯以差异化的手段切入政务云市场,尤其是在新零售领域的跑马圈地,为腾讯云带来了步步高、永辉超市、家乐福等重量级客户,使得2018年上半年腾讯云收入同比翻倍。

如同腾讯文档本应该在8年前就拿出来一样,腾讯云今天的爆发实际上沿用了陈磊最初的思路。据一位腾讯离职员工向新媒体“全天候科技”披露,“今天的腾讯云又回到了陈磊设计的老路”。

“迟来的真相,就像突然击中头部的马蹄铁。”马克·吐温说出了许多腾讯人的心声。

宿命的轮回和转身

尽管今天马化腾满口“云计算”和“大数据”,腾讯管理层向2B业务布下重兵,但是放在8年前,他们满脑子想着怎么扩大个人电脑端的占有量,为此不惜多线出击、四面树敌。要不是命运之神的眷顾让张小龙灵光乍现做出微信,腾讯甚至还找不到移动互联网的入口。

2010年初,google退出中国,解除心头大患的李彦宏踌躇满志地把90%的资源投注到PC端的搜索业务。

此时百度占据了搜索市场70%以上的份额,而腾讯做了3年的soso还没有什么起色,马化腾决定加大投入,半开玩笑地说,“否则google退出的话,李彦宏会很失落,觉得没对手了。”李彦宏带着轻蔑地口气问道:“你打算用什么方式使得你的soso做得比百度更好?”

2010年马化腾与李彦宏在中国IT领袖峰会对话

不久,腾讯就把soso独立为搜索事业部,还从google挖来了吴军、朱会灿、闫伟鹏等一大批技术高手。

一个拍拍网已经没法满足马化腾进军电子商务的雄心了,腾讯一方面效仿淘宝商城,把原来的qq会员官方店升级为qq商城,另一个方面下定决心向易迅注入了第一笔战略资金。

与此同时,qq同时在线用户突破1亿,腾讯以此为基础强势推广qq医生等产品,并把它升级为qq电脑管家,针锋相对360安全卫士,一系列举动激怒了周鸿祎,引爆“3Q大战”。

这一年正处于4G通讯技术爆发的前夜,苹果公司推出的iPhone4启发了智能手机行业;雷军创办了小米公司,用高性价比产品推动了中国大陆智能手机的大规模普及,还推出了一款转为手机设计的社交工具米聊;远在广州的张小龙也行动起来,紧锣密鼓地研发微信;折戟饭否网的王兴卷土重来创办美团,杀入血流成河的团购市场;李彦宏支持龚宇内部创业孵化出了爱奇艺。

2010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元年,起步于此的爱奇艺、小米、美团在2018年陆续上市。

3q大战刺激马化腾全面反思,从此腾讯放弃“什么都要干”的策略,以流量和资本为纽带走上开放和连接的道路。2012年,腾讯把两年前刚加大投入的搜索业务打包注入搜狗,14年,又把电商业务转到京东,“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于是,吴军等技术领军人纷纷出走,投行派上位,导致的最直接的结果是,几年下来腾讯投资了600多家公司。

曾担任腾讯副总裁的吴军认为,腾讯本质上是一家通讯公司,而不是一家商业公司。它也不是一家信息处理公司,所以和电商、信息处理相关的业务,比如搜索,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很多东西,它都做不好。这就是它的基因。“腾讯后来也想清楚了,(一些业务)干脆投资,自己不做了”。

图片来自于QuestMobile

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八年前,腾讯还把针对个人用户的PC业务作为主战场,重金押注电商、搜索、电脑软件,而远在广州的张小龙没有理会马化腾提出的打造多人在线协作文档的需求,意外地打造出了微信。这个神来之笔,让腾讯抓住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船票,让社交业务焕发第二春。

而微信和qq聚集的超级流量,把腾讯送入梦寐以求的“牛奶与蜂蜜之地”,从此享有长达八年的承平岁月,管理层一面用游戏业务进行流量收割变现,一面展开广泛的投资布局。就这样,腾讯进入高歌猛进的镀金年代,股价从2008年的30多港币飙涨到2018年初的475港元。

如今,月活用户突破10亿的微信触碰到增长天花板,标志着移动互联网红利见顶,而做为流量变现利器的游戏业务也因为政策原因遭受重创。雷军为多元化扩张的小米复活了被张小龙击败的米聊。google释放出重新回归大陆的信号。李彦宏放话:“如果谷歌回来的话,我们正好可以真刀真枪地再PK一次,再赢一次”。在路径依赖的优势中沉醉十年的马化腾,也在外界的批评和内部的反思中,领导腾讯重新踏入技术的竞技场,奋力追赶逝去的时光。

9月6日这天,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宣布了一项重要决定:联合腾讯云研发出智能货柜和人脸识别技术的优图实验室,升级为腾讯计算机视觉研发中心,并且不再设定kpi。

源于自省精神的进化能力,帮助腾讯过去20年渡过了无数惊涛骇浪,这一次它还能完成艰难的转身吗?

 

参考资料1.《谁在杀死腾讯?》,全天候科技作者舒虹2.《专访腾讯云总经理与腾讯开放平台副总经理陈磊:迟来的腾讯云》,36氪作者苑伶3.《腾讯必须证明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作者胡泳4.《腾讯启动战略升级: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来源腾讯5.《腾讯主要创办人之一Tony再谈“平常心、讲真话”》,来源腾讯大学


时间:2018-10-18 14:48:24  来源:搜狐科技    作者:杜博奇


        声明:猫耳网作为信息发布平台,致力于为读者呈现更丰富多彩的内容。本网抓取转载的相关资讯,仅代表原发媒体主张和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猫耳网立场;猫耳网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所提供的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猫耳网或通过猫耳网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猫耳网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maoer-wang;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983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