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耳网 2018-04-19 14:39:51 热度:

为什么总有人为贾跃亭的执念买单?

 

许家印对FF的投资,据说条件是贾跃亭锁定CEO职位15年,老贾的执着和许家印的“不完全放心”都在这个数字里体现了。

东山再起了?

4月17日,恒大许家印已于2017年年底投资贾跃亭旗下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的消息一出,“老贾要东山再起”、“许家印乐意做冤大头”的言论就不绝于耳……

许家印私人资本投资以后,目前已经成为FF的第一大股东。随着大股东地位的出让,投资方已经向FF Global 所属的FF 美国和FF(中国)派驻了财务人员,对FF的财务进行全面接管。而后,FF各路投资人的信息不断曝出,据悉会在在5月前后召开发布会,宣布更多关于投资人以及FF新动向的消息。

贾跃亭将翻身?

“法拉第都成这样了,也能融到钱!”

一年前,贾跃亭的“前任白衣骑士”孙宏斌还说,“别劝我,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乐视,缺钱事儿最小,贾跃亭太稀有了!”同时,孙宏斌还表达了自己的见解:乐视最缺的是钱,怎么样让乐视不缺钱,我们分成两块:汽车和非汽车。这次我们解决非汽车,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缺钱,一次性把所有的资金全解决了,缺多少解决多少。

贾跃亭的造车梦,不但拖垮了乐视体系,也着实坑了“中国好老乡”一把。不过,贾跃亭却始终没有“倒”。

老贾的剧本:总能成功续命,求生不惜断尾

即便有孙宏斌的前车之鉴,在法拉第未来深陷资金危机的时刻,贾跃亭仍然成功续命。

一位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称,恒大集团投资金额约为3亿美元。当时,FF的估值仅为15亿美元。如果以此计算,恒大集团可能持有FF位于开曼的公司20%的股份。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以恒大集团为代表的财团在签署投资协议前后,先支付给FF账户1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帮助FF渡过难关。目前,贾跃亭已退居第二大股东,但贾跃亭出让第一大股东的条件是锁定FF的CEO 15年。

可以说老贾的求生意识是极强的,为了求生不惜断尾。之前将乐视核心资产抵押给孙宏斌,而今又让出了大股东的位置。

春节前后那段时间,天天“被回国”的贾跃亭依旧一心扑在造车事业上,营造出了一个造车狂人的形象。探秘FF工厂也成了一段时间里,媒体最爱干的事情,基本上对工厂的形容都是:大门紧闭,不见员工,没有车影。

也难怪有人说:“法拉第都成这样了,也能融到钱!”

绝地反击,拿地

前几日睿驰汽车在3.641亿元广州南沙区拿下601亩地的消息,再次增加了大家对FF的投资方到底是何方神圣的好奇心。睿驰汽车的全资控股股东SMART MOBILITY(HONG KONG)HOLDINGS LIMITED,原来的名称为FF HONG Kong Holdings Limitied。

FF香港还投资了FF中国,由此可见,睿驰智能汽车与FF中国同为FF生态的控股公司。

已被列为失信人员的贾跃亭,其相关联公司竟然拿了一块地,这必然引发了深交所的问询。乐视网的回应中承认了睿驰汽车和法拉第未来却有关联,但同时也表示和睿驰汽车和乐视体系不存在法律关系。

此前贾跃亭曾在2017年12月13日FF的内部全员大会宣布,经过与投资人近一个月的谈判,FF成功完成了超10亿美元A轮股权融资。据腾讯《棱镜》报道,知道这次融资细节的只有贾跃亭和包括投资部门在内的极小圈子,不超过五个人。其实从十一月开始,媒体曾先后曝出印度的塔塔集团、阿里巴巴、李泽楷、泰国国家石油公司为本轮的投资方,但随后又被一一否认。

而在2018年2月的FF全球供应商峰会上,许家印入股FF的消息就已传开。随后在中国恒大3月份的业绩发布会上,许家印被问及投资FF的事情时,他只是微微一笑,匆匆离场。

投资法拉第未来的逻辑

能拿出3.6亿元买地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法拉第未来确实拿到了融资,而多方信源都将投资方指向了许家印。

在恒大2014年半年工作会议上,许家印第一次将多元化明确为公司发展的方向。谈及多元化战略,许家印总是以“房地产是夕阳产业,总会萎缩”来回应外界一切关于其多元化的质疑。

据凤凰科技报道,一位来自恒大集团内部的员工透露,恒大早在2014年就已经寻求互联网的转型,并且谋求在高科技产业的机会。“2014年恒大先后成立了互联网发展中心,还有关于电动汽车、光伏、新能源等产业的研究小组。” 并且,恒大集团以“1500万元年薪”挖过去的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帮助恒大集团成立恒大研究院后,还专门建立一支团队负责汽车领域的研究。

据另一位来自恒大集团内部的员工介绍,许家印一直都擅长于追随风向。“除了恒大集团很想做物联网之外,许老板本身也很想做电动汽车,背后则是广东省政府和广州市政府大力扶持新能源汽车产业。”

2017年10月,《广州市新能源汽车发展工作方案(2017- 2020年)》(以下简称“方案”)出台,规划到2020年,全市新能源汽车整车年生产能力达到30万辆以上,并针对新能源汽车及其充电基础设施制定综合财政补贴政策。2个月后,方案明确,广州市将打造汽车产业“两区一高地”,即中国品牌汽车标杆引领区、国家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产业化应用示范区、汽车产业创新开放共享高地的发展战略定位,以节能汽车、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为主要方向。

之后,不仅广汽集团将在广州投资6亿元设立全资子公司——广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小鹏汽车、小马智行、景驰科技等互联网车企也纷纷将总部落户广州。

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资质仍是一道坎

睿驰汽车虽然拿到地,但《广州南沙开发区国土资源和规划局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网上挂牌出让公告》显示:“竞得人须在竞得土地一个月内引进具备国际一流纯电动汽车研发制造水平的纯电动汽车组装项目;自土地移交之日起1个月内动工开发建设,24个月内建成投产;竞得人须在项目开工后五个季度内取得纯电动汽车准入的项目核准。”也就是说睿驰汽车不但要在2年内投产,还必须在开工后5个季度内取得电动汽车准入的资质。

2015年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信部制定下发《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指除了研发生产能力已成熟的整车企业,新进入新能源汽车制造领域的企业,需要通过各项审核并取得生产资质才能生产纯电动乘用车。

2016年8月,为了杜绝业内滋生的骗补现象,工信部再度提高资质“门槛”,公布了《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修订征求意见稿)》。准入条件提高到17项条款,包括技术条件、资金规模、融资能力、研发实力等。其中添加了8项“否决条款”,只要超过两项未达标就会被踢出局。

从去年5月江淮大众获批之后至今,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审批工作一直没有恢复。据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目前还有近200家企业在排队等待审批,希望跨过“资质”这个门槛。

此外,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这里所说的获得资质并不意味着获批的企业能够进行汽车产品上市销售,获得国家发改委颁布的“准生证”之后,需要通过工信部的生产销售许可,入围《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目录》,方可量产变现。目前获批的15家企业中,只有北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江铃新能源和兰州知豆电动汽车等四家企业已经获得了工信部的生产销售许可。

造车是一个烧钱的过程,而对于这些排队等待审批的企业,晚一天拿到生产资质,就意味着除了研发投入之外,还要在企业财力、人力、精力上被拖延,同时还要安抚投资人。

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曾表示,为什么非要自己申请资质呢?可以与其他企业合作生产销售产品。

的确,这种方法也是当下企业能够为了快速实现量产的主要方式。造车新势力小鹏汽车、蔚来汽车选择代工模式,分别和传统车企海马汽车和江淮汽车合作,利用其既有产能和造车工艺,一方面能够保证自己顺利实现量产,规避不足,绕过资质关卡限制,另一方面也能够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研发之中。

出于种种因素,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审批工作至今仍处于暂停状态,何时重启资质核准、如何重启已经成为当下企业重点关心的问题。虽然已经拿到了融资,但睿驰汽车的生产资质该如何解决也将是要解决的下一个难题。

回到许家印对FF的投资,据说条件是贾跃亭锁定CEO职位15年,老贾的执着和许家印的“不完全放心”都在这个数字里体现了。贾跃亭曾说:“我经历的这种生死时刻,跌宕起伏多了,整个乐视的发展史就是这样。”老贾或许,真的会有一场绝地反击。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maoer-wang;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98318.com

极客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