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耳网 2018-07-16 13:52:30 热度:

一个环首都贫困县的焦虑

 6月末的赤城有些灼晒。县城布满狭窄的街巷,很难见到六层以上楼房,出租车也很少见,载着待屠宰的羊的运输车、扬鞭运蔬菜的毛驴车不时从眼前掠过。

赤城县隶属于河北张家口,“八山一水一分田”,至今还没有摘掉“贫困帽”。其县城距离北京只有180公里,但对于很多北京城区的居民来说,赤城县是个陌生的地名。

但赤城的锅炉工在北京昌平、延庆一带小有名气。赤城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王满龙说,北京的赤城籍锅炉工超过1万人,农闲时节,他们冬天烧锅炉,其他时间分散在建筑工地干活。

截至2018年4月底,赤城县22.2万农业人口中还有18095名贫困人口,剩余185个贫困村。

赤城县扶贫办制定的“2018脱贫攻坚工作方案”明确,到年底实现9086名贫困人口稳定脱贫,126个贫困村出列。

“年底要考核,任务很急。”对王满龙来说,今年5月份以来他下乡的次数明显多了。

赤城有着其他县城不能理解的的焦虑,作为北京上风上水地和重要饮用水源区,很多产业的发展、资源开发都受到时空限制。最近两三年,它开始重点培育文旅生态产业、特色种养加产业,希望找到新的经济突破口。

但赤城的旅游景点、特色蔬菜在北京知名度并不算高,发展资金也存在巨大缺口。与此同时,对当地政府来说,打造“全国投资发展环境最优县”,同样是除脱贫外的另一个重要目标。

这个环首都的贫困县,夹在政治任务和地区功能的双重压力间,它能找到新的突破口吗?

作为北京上风上水地和重要饮用水源区,赤城很多产业的发展、资源开发受到时空限制,发展旅游业成为现实选择

山的那一头

隔山相望,赤城有4个乡镇与北京延庆接壤。

“要是在山的那一头早脱贫了。”当地多名政府官员对《中国企业家》记者如此感慨。

在山的那一头,有一个行政区叫延庆。同样吸纳有劳动能力的低收入人口担任护林员,延庆的工资是赤城的两到三倍。延庆还将重点林区列入以户为单位管护,年户均工资1.5万元,仅此一项收入就高于赤城很多农户家庭的年收入总和。

据政府公开信息,2017年赤城县财政收入为55738万元,延庆则为658892万元,是前者11倍多。

2005年,亚洲开发银行资助的一份调查报告首次提出“环京津贫困带”的概念,引起广泛关注。

“环京津贫困带”指北京、天津周围,环绕着河北的3798个贫困村、32个贫困县,生活着年均收入不足625元的272.6万贫困人口。其中,与北京接壤的张家口、承德、保定三市有25个国家级和省级贫困县。

后来由此延伸出另一个概念“环首都贫困带”,赤城县就位于环首都贫困带上。

十多年来,环首都贫困带各县与北京郊区县的差距反倒进一步拉大,赤城县生活的人们,也切身感受到了山峦两侧的不同。

当地政府的一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报告》中指出出,赤城县“将保障首都生态安全作为重大政治责任,作出了巨大贡献和牺牲”。

“京城一杯水,半杯源赤城。”是这个县城城市功能的真实写照。

报告中显示,赤城县内的黑河、白河、红河全部汇入北京密云水库,占密云水库来水量的53%。与此同时,报告还提到,为了保障首都用水安全,赤城县关闭了造纸厂、人造板厂、化肥厂、毛纺印染厂等威胁河流水质的工厂,关停整顿20多家赤铁矿加工企业,砍掉了近百个可能造成生态破坏的经济合作项目。

“(这些措施)使赤城每年利税损失和财政减收近5亿元,近千人因此下岗。”一名政府官员算了笔账。

资料显示,赤城县含有金、银、铅锌、铁、沸石等38种矿产,其中铁矿13.47亿吨,居河北省第二位。上述政府官员称,赤城的困境为“有资源不能开发,有原料不能利用”,因此制约了经济增长。

2006年,彼时“南水北调”东线、中线尚在建设之中。为了保证北京水资源供给量,赤城县开始推行“退稻还旱”工程。全县3.2万亩水稻田改为旱田,农民不得不改种玉米等耗水少的耐旱作物。官方估计,此项工程使每亩田每年减收约500元。

按照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的要求,首都周边山区实行禁牧政策。赤城县畜牧局统计,实行禁牧政策后的三四年内,全县羊、牛存栏量分别减少了48万只、4.6万头,几个畜牧业为主的乡镇,村民收入直线下滑。

产业结构调整本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常态,但赤城县在砍去或限制某些产业之后,新的产业却没有跟上,在配合首都发展的需要的神圣使命下,其自身的产业结构调整进入了真空期。

事实上,这些年赤城县政府官员从未停止过建立生态补偿机制的建议。

2013年起赤城县被列为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每年可获得中央财政转移支付。

近十年来,黑河、红河、白河已向北京无偿供水17.6亿立方米,2016年3月,赤城县政府分别向张家口市政府、河北省政府递交《关于申报白河流域水环境生态补偿项目的请示》,申请中央财政和北京市的资金支持。

但仅仅依靠生态补偿资金,显然不能使赤城摆脱贫困。在赤城县政府看来,这笔生态补偿款却有着重大的政治意义——首都开始关注周围的贫困山区了。

他们认为,这也将引导更多资本关注赤城县。

产业转型

当下正火的“京津冀一体化”、京张联合筹备2022年冬奥会或许能给赤城县带来新的产业结构调整契机,与此同时,“精准扶贫”任务下,赤城县政府除了保护生态,也更加注重老百姓生计。

据统计,环首都贫困带与河北旅游资源富集县区的吻合度达到80%。

对位处北京上风上水之地、产业发展选择受限的赤城县来说,发展旅游业成为寻求新经济增长点的现实道路。赤城县旅游局在工作报告中明确:把旅游业培育为决战决胜全面小康的重要支柱产业之一。

温泉是赤城县的特色旅游景点,位于县城以西8公里处,山体分布着流量、水温、成份各不相同的六个泉眼。

6月末,太阳落山后温泉景区气温降到15度左右,山脚下的饭店、小卖部仍在营业。宾馆建筑群颇具规模,分布在进山道路的两侧。

“这里是避暑胜地,但北京知道的人不多,景区投资也不大。目前只能在宾馆的浴池泡温泉,露天温泉还没有建。”一名赤城县政府官员说。

登山道全程往返只需20分钟。《中国企业家》记者在现场看到,虽然温泉旅游景区资源有得天独厚优势,但目前,当地只是简易修了个景区大门,收取门票,几个农家乐零零散散分布在道路两边。

根据赤城县旅游局的计划,当地将把温泉作为全县旅游业发展的龙头,借助冬奥会的辐射带动,开发高端冰雪温泉项目。赤城还将引进京津冀地区国际论坛、会展、竞赛演艺等新型旅游业态落地,创建运动康养度假区。此外,依托主要交通道路,打造5条以温泉为核心的旅游线路也在旅游局的工作规划中。

但摆在赤城县政府面前的一个核心难题足以让他们举步艰难。由于每年的财政投入有限,且当下还要优先保障扶贫款,对于赤城县旅游局来说,能让更多的私人资本进入成为他们最大的期望。

特色种植业也是赤城县着力培育的另一个主导产业。

2013年,盛丰农业技术发展有限公司筹备创立时,创始人庄旭东就看中了赤城的土地、气候优势,他在赤城注册成立了公司。

庄旭东是福建人。创业之初,他对公司的市场定位,是打入国内大中城市的肯德基、麦当劳,还有农超对接,全年供应蔬菜。盛丰农业旗下几个育苗、种植基地,农产品供应必需一年四季衔接上。

“农业这个行业,在哪里落地,就是要根据气候条件来选择。”站在赤城样田乡盛丰农业的蔬菜基地,庄旭东对《中国企业家》记者说,“有的产品这个季节南方出不来,或者病虫害多,蔬菜的品质和安全性易受影响,坝上天气冷得早,产量低,对公司来讲效益不大,而赤城刚刚好,昼夜温差大,种的蔬菜口感好吃。”

特色种植业是赤城县着力培育的特色主导产业,图为盛丰农业种植的贝贝南瓜

目前盛丰农业是赤城县农业领域的龙头企业,公司自营基地约5000亩,合作、控股基地约10000多亩,年销售收入达到4000多万元。除了蔬菜育苗、种植,外贸型蔬菜加工,盛丰农业也尝试老鼠瓜、贝贝南瓜等新品种的培育,很多新品种兼具食用和观赏价值。

2016年,样田乡与盛丰农业联合探索股份合作的脱贫模式。165万元扶贫资金入股盛丰农业,每年分红资金不少于入股资金的10%。

样田乡宣传委员陶爱霞告诉《中国企业家》,这个模式惠及样田乡1171名贫困人口,带动人均年增收不少于140元,盛丰农业在赤城的基地也解决了100多名贫困户就业。

在庄旭东看来,赤城县准备将特色种植业培育成主导产业,农民自身也有两点需要改变。

“一是对于农产品新品种、新技术的接受程度。你做好了给他看,他才相信你,建立互信是个漫长的过程,第二个就是市场预期,农户种地很少考虑如果菜卖不出去该如何应对。遇上农产品市场价下跌,很多农民往往一下子难以接受,而蔬菜过了成熟期不收割就全都烂在了地里,可能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庄旭东说。


时间:2018-07-16 13:52:30  来源:猫耳网   


        声明:猫耳网作为信息发布平台,致力于为读者呈现更丰富多彩的内容。本网抓取转载的相关资讯,仅代表原发媒体主张和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猫耳网立场;猫耳网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所提供的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猫耳网或通过猫耳网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猫耳网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maoer-wang;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983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