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耳网 2018-07-17 12:16:24 热度:

3年筹集超过200亿元,轻松筹真的很轻松

 “谁家还没个病人?”

2016年年初,北京大学历史系博士生娄滔被确诊罹患运动神经元病,常见名——渐冻症。此前她是美丽又霸气的“滔哥”,跑万米不在话下,平板支撑能坚持好几分钟。

从能说能笑,到身体完全失控,娄滔只经过了半年时间。她趁自己清醒时立下遗嘱:“头部可留给医学做研究……其他所有器官,凡是可以挽救他人生命的,尽可以捐给他人使用”。

虽然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但是人的本能还是让她渴望生。

“我很想你。”安装眼动仪后,失声的娄滔移动眼球,率先打出这四个字发给好友。

让每个家庭都有

应对疾病的勇气和力量

杨胤和她的团队每天都要面对成百上千个类似的被大病重击的生命。他们以惊人的毅力面对疾病的无情和折磨,依然坚强地寻找一线希望、努力留下一丝美好。

但有时候,压垮这些家庭的,不是疾病,而是看病的钱。

在《我不是药神》里,药贩子不屑一顾地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现实生活中,缺乏医疗健康保障的中国人,过的是战战兢兢的日子,一场大病就能让一个家庭轰然倒下。

根据艾瑞咨询日前发布的国内首份《健康保障行业研究报告》,中国目前潜在癌症发病风险人群超过277万人,癌症的平均诊疗费用在30万-50万不等。除去保守估计的基本医保报销范围,预估还需要2493亿至4155亿元。再加上因意外伤害所产生的诊疗费用,需要的资金在万亿以上。

即便是在拥有基本医保的条件下,大部分民众尤其是绝大多数低收入人群都难以负担得起一场大病所带来的诊疗开销费用。截至去年,我国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家庭有388.2万户。

来自艾瑞《2018年健康保障行业研究报告》

娄滔的家庭也因巨额的医药费陷入困境,他的父亲没有稳定收入,母亲是一名中学教师。为了不拖累父母,她拒绝了医院推荐的昂贵治疗方案,转而采取服用药物的保守治疗。

不过,娄滔母亲的同事知道情况后,帮助他们在轻松筹上发起筹款。项目一经发布,善意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21天里1万多名支持者为娄滔捐款55万元。娄家的负担减轻,娄滔得以继续在医院治疗。

这种基于社交网络,为求助者提供高效、透明、便捷的筹款渠道,第一时间解决大病患者医疗资金问题的模式,是轻松筹首创的“大病众筹”模式,这也让更多家庭有了应对疾病的勇气和力量。

过去三年多,轻松筹已经为超过160万个家庭筹集了超过200亿元的善款,在全球183个国家和地区拥有5.5亿注册用户。

“承载了这些家庭的希望之后,没办法不做这个事情,只能想办法做下去。”轻松筹创始人、CEO杨胤说。

其实,2014年上线之初,轻松筹并没有项目倾向性。轻松筹联合创始人、COO于亮带着他的技术团队想到了一种基于微信朋友圈的众筹模式——互助筹,设想通过熟人社交解决信任问题,以朋友圈的社交属性解决传播渠道问题。

方向定下后,于亮找到了自己的老上司,时任IDG副总裁的杨胤,希望她能够“先支持一点钱,把这个产品做出来。”事实是,已经到了“不惑”之年的杨胤不仅帮助于亮获得了IDG投资,还离开工作了近18年的IDG,加入轻松筹出任CEO。

虽然目睹过很多创业者的不易和辛酸,但原本就想退休后做公益的杨胤面对一个提前实现理想的机会,义无反顾地跳了进来,“我非常庆幸当时没有因为麻烦、担心、困难而退缩,我觉得那个时候是幸福的。”

上线后不久,北京一位重病的程序员在轻松筹发起个人求助项目,迅速筹得治病所需资金,轻松筹在程序员之间逐渐流传开来,后来这类用户越来越多。

所以,不是轻松筹选择大病救助,是大病患者选择了轻松筹。

但直到2016年,轻松筹还想过要放弃医疗救助业务:一方面不盈利,还要赔钱;另一方面,国家对通过网络向特定受助人筹款并无明确法律规定,很容易引起争议和质疑。内部有声音支持做农产品众筹,降低政策风险和舆论压力。

读着用户留言,杨胤看到大部分都跟大病救助相关,“有一天,我就想明白了这件事儿,如果我们不去把这条路走通,可能很多人通过互联网得到帮助的这样一条路就被关上了。所以,我们做的是一件对的事情,既然是对的事情,就应该坚持”。

杨胤顶着巨大的压力做出了决定:一定要做大病众筹,救急、救难。

她的坚持也获得了回报,2016年8月31日,民政部公布首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轻松筹与腾讯公益、淘宝公益、京东公益等12家平台同时入选,是唯一一个入选的众筹平台。

顺应公益潮流

轻松筹乘风破浪

“我们的捐款主要来自普普通通的个人,他们就在你我中间。”杨胤说。在轻松筹平台上,企业、社会名人不再是主力,更多依赖的是普通人一两块、一二十块、一两百块的聚集,“这其实是我们最值得骄傲的。”

在公益发达的美国,普通民众捐款占据慈善捐款的70%。除去低收入人群,绝大部分人都把捐款看作一项正常的家庭支出。

在公益发展的中国,这一趋势也开始显现,普通民众正在逐渐成为个人捐赠的中坚力量。近三年,小额捐款年均上涨20%以上。

“帮助和关爱他人是每个人的‘刚需’,移动互联网、移动支付的高速发展,让‘指尖上的公益’成为了可能。”杨胤说。

轻松筹就是在这种趋势下发展壮大的,从0到1000万用户,他们用了13个月的时间,从1000万到1亿,却只用了10个月,现在他们的注册用户已经到达了5.5亿。

轻松筹的迅猛成长,尤其是2016年4月增加了“轻松互助”后,让人看到了以大病众筹和健康互助为主营业务的健康保障行业的巨大市场潜力,于是玩家数量呈现爆发式增长,2016年有上百家企业入局。

一个行业进入红海之后,就是大浪淘沙的过程。

许多平台上的数据虽然增长迅猛,但背后却存在着不合理运营等隐患。2017年,信用度、资金链、活跃用户数量、平台用户留存率等问题接踵而至,互助行业平台进行大洗牌。众多玩家开始逐渐退出市场,运营平台锐减至数十家。

在平行透明的互联网世界里,总是弱者更弱、强者更强。

放弃追求利益最大化、承担起社会责任的轻松筹不仅没有受到行业寒冬的影响,还在不断壮大,如今已经成为国内全民健康保障第一平台,救助项目行业占比56%。

2017年年初,在他人为资金发愁的时候,轻松筹完成了2800万美元C轮融资,IDG领投、腾讯、德同资本、同道资本等老股东跟投。

发现商业变现路径

实现健康全保障

在公众眼中,轻松筹只是大病众筹平台,其实你所知道的轻松筹不止是“轻松筹”。

两年前,很多卖保险的人在轻松筹平台捐一块钱,然后留言:“与其事后轻松筹,不如事先买保险。”

虽然同事提议把这种言论屏蔽,但杨胤认为:“这说的对呀。如果大家都有保障的话,那就应该事后轻松筹的人少,事后没有人用轻松筹、没有人因为看病没有钱,那才是我们的成功。”

基于此,轻松筹率先找到了合理的商业变现路径,解决了为不赚钱的大病救助板块“输血”的问题,商业路径打通的同时,轻松筹随之建立起一整套涵盖事前保障和事后救助的完整健康保障体系:大病救助、轻松互助、轻松e保、轻松公益,分别对应重大疾病应急救助、事前健康互助、定制化商业保险保障、公益组织对接。

“轻松互助”是一种由公益基金会监管的健康互助机制。用户健康时预存10元加入互助,成为会员。如有会员生病,则其他会员在互助金中均摊医疗费,帮助生病的用户渡过难关。即“一人患病,众人均摊救助金”。

大病是小概率事件,因此互助会员数量愈多,每位会员每次分摊的互助金愈少,能帮助的人就更多。为了让更多人看得起病,轻松互助覆盖了出生28天到65周岁的各个年龄段。

目前,轻松互助健康会员数已突破4000万,占市场近四成的份额。今年2月,“大病医保”公益基金携手轻松互助,为山西省中阳县的2万名贫困儿童提供每人最高10万元的额外互助保障金。

“轻松e保”是以众筹和互助为基础,轻松筹于2016年12月推出的互联网保险销售平台。

轻松筹是保险的天然化的营销场景,它的用户已经有了危机意识和健康保障意识,不用再做用户教育,购买保险在这个场景下成为一种自发需求。

轻松e保与保险公司合作,运用大数据和AI为用户精选、定制保险产品,还首推使用短险月付模式,加上手续便捷,这些都提升了用户体验。

数据显示,轻松e保销售转化率,远远高于传统保险和广场式售卖的互联网保险,单款产品购买转化率最高达到13%。

目前,轻松e保投用户已突破500万,保险保障单日突破3000万元,成为互联网保险销售领域的黑马。

作为民政部指定的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轻松筹为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提供支持。

截止到2017年年底,轻松公益与基金会合作项目共653个,累计捐赠217.6万人次,筹得善款共4673万元。

根据中国社会组织动态发布的2017平台运营数据显示,腾讯公益、蚂蚁金服、淘宝公益、广益联募、轻松公益分列筹款金额的前五名,有效推动了我国慈善事业的发展。

2017年,轻松筹完成战略转型,从全民众筹平台转型为全民健康保障平台。

“轻松筹的发展目标不是颠覆整个保障体系,而是希望能作为行业的中坚力量,不断开发更多新型优质产品,满足用户日益变化的需要,让需要帮助的家庭更便捷地得到帮助。”

区块链这样用才有意义

“信任”是中国公益事业最受关注的问题,受捐群体的真实性和资金流向的公开透明度,将很大程度上影响平台的公信力。

对于筹款者,轻松筹基于AI的“智爱”审核系统在后台对提交的信息进行计算打分,并告知人工审核者存在风险,当风险到达一定指数,人工审核会优先找到有问题的项目进行核查。

涉及到诸如身份信息和银行卡信息都可以实现联网查询,但医院仍然是信息孤岛。这给了假病例黑产泛滥提供了可乘之机,尤其是从医院流出来的黑散病例,给人工审核项目增加了很大难度。即使是国家医保,也有经常被骗的时候。

近日,轻松筹发布倡议:向假病例黑产和骗捐宣战,让捐款流向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同时呼吁快速推进医院信息联网可查询。

轻松筹还设置了举报环节。因为轻松筹是基于强社交筹集捐款,也依靠强社交加强审核。诈捐者欺骗最多的是他身边的人,但他不可能长期欺骗这些人。

一旦认定骗捐行为,轻松筹先行赔付,会第一时间将善款返回给捐赠者。为了进一步提高骗捐者的犯罪成本,轻松筹已经开始采用视频审核。

针对善款透明度问题,轻松筹走在了时代的最前沿。

去年7月,在“区块链”概念还未爆发时,轻松筹就推出了自主研发的公益联盟区块链产品——“阳光公益联盟链”,这是区块链在业内首次落地应用。如今还接入了红十字基金会、嫣然天使基金等五十多家公益机构组织。

区块链不是为了挖币而诞生的,也不是为了收割“韭菜”而应用的,它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库,具有开放性、自治性,而且不可篡改。

依托阳光链,所有用户的整个善款周期都可被自动记录在联盟链上,形成一个善款账本。与此前互联网公益公开流程相比,阳光链细化了善款流动的每个环节,留下的信息也是永久有效的。

区块链解决了公益领域两大问题:一是捐款的“阳光、透明”,每一笔爱心支持资金,从捐款人到受捐人,每一步都清晰可见,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二是接入“智能协议”后,爱心支持的每一个动作都要受协议的控制,摆脱了人为的干预,保证了动作的公正性。

“企业通过技术的革新,对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在公益领域里,如果我们能够做些推进的工作,付出多少代价都是值得的。”杨胤说。

近日,阳光链2.0上线,后续将联合40家公募慈善组织和20家非公募组织,为大病患者及其家庭带去最“实惠”的帮助。

阳光链将利用公益节点,聚合所有慈善公益组织,让筹款项目一目了然的展示在大众面前。阳光链2.0乘光而来,让公益更加透明。

行善是一种轮回

根据《2018年健康保障行业研究报告》,轻松筹的筹款额是行业第二名的8倍,轻松互助的增速是行业第二名的5倍,轻松e保是互联网健康险第一平台。

作为健康保障领域的领头羊,轻松筹并没有止步于这些战绩,而是凭借自身影响力不断地输出健康理念,让健康保障理念深入人心,同时也在加大探索力度,为健康保障事业探索更多可能。

2018年1月23日晚,“123E起来”轻松筹公益盛典在北京开幕,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等多家公益组织机构参与,赵雅芝、伊能静、郭涛等明星、医院负责人、媒体、爱心人士和大病患者共同出席。

盛典现场,轻松筹不仅盘点了过去一年来在平台上发生过的感人事迹,还对外发布了《公益白皮书》,用大数据的方式诠释了2017年国内互联网公益和健康保障领域的发展状况,一组组鲜活的数据让公益变得温暖而真实。

今年3月,日本顶级媒体NHK报道了轻松筹通过互联网众筹救助困难群体的事迹,轻松筹已经成为中国式互联网创新健康保障的代名词。

轻松筹还借助明星、影视、综艺等娱乐化内容进行营销宣导,让更多人加入到公益的行列中。轻松筹与正在热映的《我不是药神》进行了“心若向善,无畏病痛”的联动营销,很多观众都成为了轻松筹的捐款用户。

轻松筹推出的“星能量公益排行榜”,粉丝可以通过支持公益项目来为偶像累积公益值。它有效地将粉丝应援转化为公益力量,激发了年轻人参与公益的积极性。

在轻松筹网站首页,反复播放着《行善是一种轮回》的泰国轻松筹广告片。它是根据真实事件拍摄,以真诚的情感、细腻的情节打动了观看者,今年5月一推出就成为史上首支最快点击破亿的广告短片,全网曝光量超过10亿。

广告片中提出的“我希望你一辈子都用不到轻松筹”,还引起了一场自杀式营销热潮,吸引了30余家品牌一起跨界联合推出“我希望你一辈子都用不到……”系列。

轻松筹已经开启国际化战略,他们最先把技术和经验带到了东南亚。这则广告片和随后的《父与女》加速了轻松筹在海外市场的渗透和扩张。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其他的互联网创业有国外的模板,但轻松筹模式完全是原创,一直在前面披荆斩棘的他们为中国健康保障行业开辟出一条全新的路径。

杨胤和他的团队始终坚信公益众筹的社会价值。用户在100万以下的时候,创始人团队亲自跑医院做审核。每次于亮看到对方太惨了,就立即把兜里的钱全掏给人家,然后自己打车回来,到了楼下,再让同事来送打车钱。

“能把帮助别人当成事业,这就是最幸福的事儿。”杨胤说,哪儿需要轻松筹,轻松筹就到哪儿。

今年元旦刚过,娄滔走了。由于器官不符合捐献条件,她的遗愿永远成为遗憾。

但她“把美好留给世界”的精神留下了。6月21日是“世界渐冻人日”,轻松筹组织员工进行冰桶挑战,为了纪念的娄滔,也呼吁更多社会爱心人士关注健康保障,关注大病人群,为他们传递爱心和温暖。

“谁家还没个病人?”

在疾病面前,人是脆弱的;但只要有一个支点,人又是坚强的,可以面对惨淡的人生。

轻松筹,愿做这个支点。“我希望你一辈子都用不到轻松筹,但如果你需要,全世界都会在这里帮助你。”


时间:2018-07-17 12:16:24  来源:猫耳网   


        声明:猫耳网作为信息发布平台,致力于为读者呈现更丰富多彩的内容。本网抓取转载的相关资讯,仅代表原发媒体主张和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猫耳网立场;猫耳网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所提供的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猫耳网或通过猫耳网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猫耳网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maoer-wang;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983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