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耳网 2018-07-17 12:18:18 热度:

1块钱卖掉9亿股份!民企活命只能卖身?

 从目前的投资形势上来看,国企的投资量在上升,民企的投资增速在下降,从环境政策上来看,不管是股市、楼市、还是债市,民企也得靠边站,一心只想活命的民企似乎还是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

或许正如本文作者所言,未来能够生存和互斗的也只剩下国企和外企了,为何这么说呢?且听本文娓娓道来。

以后,只有这两类企业能够生存,能够互斗:国企跟外企。

国企,尤其是央企形势喜人。

7月12日下午3时,国务院国资委副秘书长彭华岗介绍2018年上半年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

6月,国企实现利润2018.8亿元,同比增长26.4%,创下历史纪录。今年3月,国企已经创下1600多亿的历史高点纪录。

2018年上半年,央企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3.7万亿元,同比增长10.1%,17家企业收入增幅超过20%,43家企业收入增幅超过10%;实现利润8877.9亿元,同比增长23%,有37家企业效益增幅超过20%,58家企业效益增幅超过10%。

央企中的工业企业日子更好过。今年上半年,实现利润5152.8亿元,同比增长33.9%,高于央企平均增幅10.9%,增利额占中央企业利润增量比重的78.6%。

经济增速创历史最好水平,央企的杠杆率在下降,到6月底,央企资产负债率为66%,比年初下降了0.3个百分点,同比下降0.5个百分点,

供给侧改革,以及信用收紧,首先让国企、央企过上了好日子。

去年,国企营收达到50万亿元,利润达到2.9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4.7%和23.5%。央企营收26.4万亿元,实现利润1.42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3.3%和15.2%,是五年来最好的一年。

国企投资量在上升,民企投资增速在下降,对民企来说,这两年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2017年12月,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在演讲时痛陈,去年(2016年),我们的经济增长为百分之六点几。在投资领域,主要是靠国有资本支持的,民营资本投资增长率只有3%左右。而在国有资本投资里面,有80%以上是靠所谓的基础设施建设。

今年也是一样,表外压缩,主要压的是民企,股权房产质押通道被堵,P2P一关,有些民企连高利贷也借不到了。互金平台为了活命,纷纷到境外上市,所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再来看6月份的货币数据。

根据招行宏观团队的分析,表内如火,表外如冰。

M2同比下降0.3%,到8.0%,创下历史新低。社融增量1.18万亿,同比跌到9.8%,考虑地方债置换等因素的广义社融,同比增速跌到11.1%,也是历史低位。

表外融资大幅萎缩,本月负增长6916亿元,同比大幅恶化9135亿元,其中表外非标委托与信托贷款6月共缩减3265亿元,增量同比恶化5714亿元。主要影响的是高负债的民企营业。

不管股市、楼市、还是债市,民企暂时得靠边站。

前两天,在深圳,碰见一个做私募的朋友说,他们机构在西北投资了一家钾矿,主动把控股权低价出让给国企,虽然这家国企花“30亿”做的事情,他们自己10亿就能做成,可还是得合作,就当“求个平安”。这两年矿价不好,看将来有没有转机,最近几年不准备大规模投资了。

另一个例子是上市公司金一文化,7月9日发布公告,实控人钟葱与其弟钟小冬,拟将持有的碧空龙翔69.12%、4.20%的股权转让给海科金集团,转让价为1元钱。

碧空龙翔持有金一文化17.9%的股份,是公司控股股东,根据金一文化最新的市值,钟家兄弟1块钱卖掉了市值近9亿元的股份。

金一文化控股股东本来就有问题,投资激进,股价下跌,现金流断裂,被迫1块钱卖身。

买家海科金集团是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旗下企业,是三聚环保的控股股东,持有翠微股份29.71%的股份。

海科金集团除了支付1元钱外,得帮助金一文化借钱30亿元,包括但不限于直接提供融资(直接借钱)、提供增信(担保)等,流动性支持累计额度不低于人民币30亿元。

海科金凭什么可以支持金一文化流动性?海淀区国资委不止驰援了一家。今年6月4日,三聚环保公告,海淀区国资中心拟接收三聚环保60亿至80亿元的债权及应收账款金额。

6月25日晚,三聚环保再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海淀科技近日完成股权结构调整,海淀国投持有海淀科技的股权将增至49%。

海淀国资财大气粗,其他央企财更大气更粗,在股票市场上跑马圈地。

7月9日,《上海证券报》报道,2018年上半年,沪市发生并购重组397家次,交易金额合计384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0.6%、31.1%。

在重大资产重组方面,有62家公司启动重组,交易金额合计达206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6.5%、48.8%。

央企债转股,中国铝业、中国船舶、中船防务推出方案,央企负债率必然下降。

新经济发展方面,北汽新能源实际上“借壳”SST前锋,完成上市。

一家企业只要能从外部得到源源不断的信用,还不出钱可以市场化债转股,可以成立不良资产公司接盘,企业相当于得到了永动机,当然会有“豪情万里如虎”的气概。

深交所也出现国企收购股权的倾向,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更是明显,连万科都找到了深圳地铁当靠山。

根据深交所的数据,截至6月30日,深市上市公司共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206家次,跟前两年比,公司家数明显减少,披露重大资产重组方案合计82次,涉及交易金额2483亿元,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平均单次交易金额约30亿元,同比上升22%。

上半年,深市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并购重组22单,交易金额956亿元,占深市并购重组交易总金额的38%。与民营企业相比,数量少、金额大。

大国企、小平台类的上市公司资产注入不断涌现,招商局集团将优质港口资产注入深赤湾,进行集团内部港口资产整合;中粮集团将燃料乙醇、淀粉、玉米深加工研发企业注入中粮生化,打造旗下唯一集科研、生产于一体的玉米深加工公司。

除集团资产注入外,部分国企向民营主体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丰乐种业向34个自然人购买其持有的玉米种业公司股权。航天发展收购三家信息安全和大数据技术服务提供商,加强信息安全板块布局。

并购、注入的理由各种各样,总而言之都对经济有利,其实无外乎一句话,在现在这个阶段,到底谁有资源,目前,资源到底在向哪个方向流动。

举个例子,证明国企的“软实力”。

今年6月,跟一家大银行的地方行老总聊天,她说,因为去杠杆风险层出不穷,他们银行主要贷款方向,还是大城市城投公司与大型国企,这是现阶段风险最低的做法。

从华帝到碧桂园,接连出事,经销商扛不住,开发商进一步压缩周期。连行业龙头都朝不保夕,其他企业的压力可想而知。

明眼人清楚,民企能够解决就业、加强市场竞争,只有极少数人疯狂到想彻底消灭民企。

之所以出现目前的局面,是因为国内市场的信用体制决定了,每次收杠杆,打压的只可能是民企,他们风险最大。尤其是那些在扩张周期拿着钱激进投资、没有护城河支撑的民企。

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从根本上说,虽然经历四十年的市场化改革,目前的民企,仍不具备跟国企竞争的资格。

为什么外企可以跟国企竞争?

因为巨大的贸易压力,让开放成为主旋律。我们在金融、高新技术、高端服务等领域,必须逐步放开,而且已经做出了大规模开放的姿态。

7月12日,有外媒报道,宝马有计划将华晨宝马的股比提升到75%,虽然很快被辟谣,但空穴来风,其来有因。

新能源车企特斯拉,在上海设厂基本落定,这是一种状态。值得关注的是,特斯拉是否还有充足的资金建厂?

根据特斯拉发布的2018年季报,期内公司净亏损7.85亿美元,同比扩大90%。特斯拉筹建新工厂的资金从何而来?华尔街的金融掮客一直在唱衰特斯拉,特斯拉有没有可能在中国股市或者银行弄到几十亿美元的资金?

未来,将是外企与央企的竞争,并且是大资金、大企业之间的竞争。

表面上看,央企法人数量在减少。到今年6月底,央企累计减少法人单位11261户,减少比例达到21.58%。对这个数字别太当真,要知道,真正的掌控力在资源,而不是数量。

所有这一切,让人想到了一句话,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时间:2018-07-17 12:18:18  来源:猫耳网   


        声明:猫耳网作为信息发布平台,致力于为读者呈现更丰富多彩的内容。本网抓取转载的相关资讯,仅代表原发媒体主张和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猫耳网立场;猫耳网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所提供的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猫耳网或通过猫耳网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猫耳网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maoer-wang;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98318.com